709-756-9123

是的,死了大半年之后我终于又更新了。

1.

自从上大学离开家之后,我从未如此长久的在家待过。

以往每次回家都感觉是在中转站,从一个兴奋而疲惫的学期里出来,直奔家里那张熟悉的床而去,然后仿佛一瞬间吃饱喝足满血满魔继续开赴下一个学期,出租车一开入托鞋门:哈,这才是更熟悉的感觉。

这个寒假算是让我结结实实地又复习了一遍在家的感觉。而明天,我就又要离开这里了。

2.

过去的一年,我去过很多城市,留下难忘回忆。

武大门外的东湖波光粼粼,厦大食堂的沙茶面有味津津,加州莫妮卡海滩的涛声阵阵,辽宁大黑山脚下的妖风凛凛。

3.

去年春节的时候,我和家人一起去武汉旅行,当时我用一句满满的负能量的话概括之:千里奔袭,无非是换个地方上网而已。

今年的整个寒假,我连市区都没有出。上网,连地方也没换。

4.

之后的学期伊始,在校园里铺天盖地的春游潮中,我随隔壁班十分勉强得算是去了趟苏州。一群人在车上做游戏,在荒园一片中翻看地图,在一个莫须有的饭店门前搜寻能填饱肚子的小吃。

5.

在过去一年我在学校度过的所有节日中,唯一有点儿节日气氛的,要数清明节了。实践证明,春暖花开远离考试的清明节是个适合我等活死人吃饭聊天的好时机。

6.

暑假,我通过学校组织到美国游学。各种手续陆陆续续办了有半年时间,直到坐了13小时飞机疲惫地从廊桥走出来,看到澄明如洗的天空与丝毫不带倦意的夕阳之后,我才如梦方醒,哦,这回真是来到头号资本主义强国了。

在美国的那段日子,真的如过来人所述,无忧无虑。

亚特兰大是一座南方城市,黑人占了一半以上人口。走进地铁站,会有仿佛置身非洲的错觉。我游学所去的佐治亚理工的校园处在十分靠近市中心的位置,离地铁站也不远。于是出去玩是件很方便的事,对,我恬不知耻的承认,这是我来这里的首要事情。

相比之下,在洛杉矶的5日更多的时间用于奔波和走马观花,华人导游华人司机,令人感觉仿佛提前回国了。

欢聚一堂打狼人,五个屌丝游六旗,买菜烧饭,游泳温泉,篝火繁星,月亮布丁。

这是一段极不苦逼的时光。

6.5

在回国飞机上一觉醒来,有一瞬间,我脑海里突然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想法,我希望每一天的清晨都能听身边的这个人像此时一样向我讲述昨晚的梦境。

回到浦东机场后,我要等候晚上航班回家。由于手机断电,一切对外通讯工具都无法使用。毫不夸张,那是我有史以来度过的最孤独疲惫的一个下午,我望眼欲穿地盼望此时此地能有位故人相伴。

7.

在出国之前,我和同学一起报名参加了一个软件开发的比赛,在我临走之前仅仅完成了大概的设想。

在美利坚疯玩的一个月,自然把这回事抛诸脑后。回到家之后没几天,我就收到了一封催命邮件,三个月的复赛阶段,现在只剩30天了。几乎从这一天开始,我便感情寄托般地投入到这件事上。提前回到学校,开始coding,和队友通宵写文档拍视频,最后终于按期交上作品,并获得了去大连参加决赛的机会。

8.

听说大连是座美丽的城市,可是主办比赛的大连理工大学软件学院所处的大黑山一带,绝逼不是。阴风怒号,黄沙漫天。

比赛的两天时间极其紧张,而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想办法克服各种令人大跌眼镜的困难,比如为网络应用开发比赛订下的宾馆,它根本木有网。

最终,在我们四个人的努力下,我们获得了二等奖,并得到了一笔包住了机票食宿的奖金。

不得不说,我非常幸运地遇到了一位非常负责任非常好的志愿者。在临走的时候,我把相机落在了颁奖礼堂,最终他帮助我找了回来并寄回了上海,真是十分感谢他。

9.

十一的厦门之行,是随同学一起。行程问题我完全没有操心。每当其他三个人拿着手机定位决断方向时,我都淡定拿起我连不上网的里程碑看看时间。

9.5

厦大的沙茶面真的便宜实惠又好吃。芙蓉隧道是此行最有看头的地方。

10.

最后还是决定,在照片覆盖不到的地方,还是得写下来,否则我这猪脑子,肯定会忘记。

 

初到美利坚+1

北佐治亚 Prenuim Outlets的街道上弥漫着俗不可耐的甜香气味,醉心于购物的人们穿行其中。

置身于高矮胖瘦黑白棕金的一群异国人组成的付款队伍里,却没有想象中强烈的异国情调。

头顶炽烈阳光走在街道上时,我试图提醒自己:这是美国啊亲,这可是美国了!

不只是我,每次登陆QQ,都会蹦出验证码,让我记起:哦,这是在美国了。然而话说回来,疼迅的每次盘问说明它对于我真的就在这里了的事实看得同样不真切。

在 Outlets 的那天吃的两顿饭,现做的热狗和汉堡,大杯随便接的饮料,张牙舞爪旁逸斜出的薯条,已令我的肠胃开始泛酸了。我倾向于相信,这些贩卖于 Outlets 的食品必然属于是美帝国资本主义的遗留糟粕,健康营养科学配比的饮食才是今日正统。然而在街上屡见不鲜 super fat,我只能埋怨美国的蔬菜价格太TM贵了。

过渡一下。

游学的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了,尽管我的生理在同化异化睡觉起床方面的适应进度还有些滞后。

我之前告诫自己要远离电脑,如今似乎也仅是把晚上的时间花在了狼人上。

闲逛呢?健身呢?游泳呢?

这不科学,这还不够。

602-318-2305

早晨六点半,亚特兰大的天才蒙蒙亮,与前几天在上海熬夜看球后四点多一抹朝霞便呼之欲出的情景大为不同,这大概主要是美国夏时制的结果。

现在不得不承认,我还没有倒过来时差。下午三点钟困得死去活来,睡到晚上六点几乎起不来吃饭,而晚上12点睡觉虽不困难,但到了四五点就感觉已经满血满魔,没什么倦意了。看来我平时作息的时间也就刚刚适合伊拉克,顶多到土耳其,不能再西了。

佐治亚理工wifi全校覆盖,这点让我这个手机刷机刷残了gprs功能的人倍感欣慰。在美国google打开得比baidu更快,然后众所周知,不用翻墙,用GoAgent的人依然表示较为淡定。

买了T-Mobile的手机卡,插上之后依然没有信号,我可以理解,然后切换基带,从国内用的欧洲基带切换成国行,完美运行,不能理解。

在T-Mobile的店里试用了一下,Windows phone,Nokia的lumia,很棒,我主要是说界面,个人来讲,偏爱去3D化,感觉屏幕既然明明就是2D的,与其模仿3D效果,不如优化一下2D的设计。windows phone的UI我就很喜欢,lumia 的触屏操作也很流畅,怪不得之前发布时如此吸引眼球。

停笔,洗漱,吃饭。

关于《莫扎特传》的几句话

 

1.莫扎特是个混蛋,就像乔布斯。一方面行为令人厌恶,另一方面又具有不可抗拒的魅惑力。

2.电影中莫扎特的笑声实在是太出彩了,可以考虑剪出来当做短信铃声,或是闹铃,把自己惊醒。

3.最早听说这部电影,是由于耶尔内姆(Yael Naim)这位以色列歌手,据说她小时候看了这部电影之后边决定学习钢琴,然后一学就是十年。

4.由于莫扎特的混蛋,我对于“大反派”萨列里还是比较同情的。

5.电影中的乐曲其实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似乎也可以归结为剧中国王说的:“太多音符了。”这些可都是莫扎特的名曲。

6.看历史题材电影,老是有动手查一下wiki的想法可不好。

7.不要被海报的阴森风格迷惑

405-618-3918

睡觉前,我打算从电脑上同步两篇文章到手机,作为睡前催眠。

大略翻看其中一篇时,我发现了一句:

不知是哪位高人说过——孤独的人是最有力量的。

于是,我嘴角自信的微微一上扬。心想,这个我可知道,高中时我还记在小本子上了。我可以清楚的记得,这句话的准确说法是“世界上最有力的人也是最孤独的人”,后面画上一道横线跟着“莫里哀”三个字。

可是等等。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和一同学吐槽说起,那些搞中小学语文教育的人大多不靠谱、迂腐、还自以为是。

我得知这条名言基本可以断定是来自某本语文教辅书,不靠谱,于是我想确认一下,搜索一下。

一搜之下,谷歌为这句名言,找出了至少三个主人:莫里哀、易卜生、萧伯纳。当然这都是由那些各种博客的博主自行为其安上的。一时间,我没了主意。去找三人的quotes,搜索powerful,lonely,alone这样的词汇,无果。浏览wiki,没想法。我非常期待那位博主在文章中纵情引用的同时能附上原句,可貌似大家没这个雅致。我只好使用谷歌的外语搜索,考虑到莫里哀是法国人,还使用了法语搜索,无果。自行翻译成英语搜索,又找到一个新东家:Victor Hugo,给出的引文是:“the most powerful person in the world is the one who is alone i.e. self-dependant”,搜索之,没有其他结果。同样方法查雨果的quotes,无果。看来老外也有不靠谱的。

在谷歌里搜索“most lonely person”,“most powerful person”什么的,都找不到有人用类似的引言。考虑到外国人也一定如你我国人一样地视孤独与力量为重要话题,若真有这么一句简单直接联系二者的名人名言,其出镜率一定不低。

我想,这会不会又是一条来自坊间的妙语,非要傍上一位异国的名家便作流传。就像那首“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诗之于泰戈尔一样。

这时,我又开始钦佩写上面那篇文章的老兄了,不知道有不知道的诚实。何必在乎当初是假谁之口说出来的,关键是,存在这么一种观点,我赞同。

(709) 572-5800

一直以来,我认为,在豆瓣上有权跳着脚骂一本书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买了它,二是读了它。

对于一本叫做《Processing互动编程艺术》的书,这两个条件在昨天都已满足,然后你该猜得到我打算要做什么了。

不过,先抛开这个不谈。

介绍一下Processing。

对于制作图像与动画,硬汉程序员会说:我有OpenCV;文艺设计师会说:我有PhotoShop,Illustrator等一票Adobe软件。

而介于这两种之间的,便是Processing这个小众的玩意儿。

Processing 是一门语言,主管绘图和交互,简单,跨平台,拥有众多关于图像声音3D处理的库。

懒惰的我直接贴来官网上的介绍如下:

Processing is an open source programming language and environment for people who want to create images, animations, and interactions. Initially developed to serve as a software sketchbook and to teach fundamentals of computer programming within a visual context, Processing also has evolved into a tool for generating finished professional work. Today, there are tens of thousands of students, artists, designers, researchers, and hobbyists who use Processing for learning, prototyping, and production.

这里有一些挺酷的作品:(314) 737-8374,2,3。

Processing还有一个兄弟项目,叫做ProcessingJs,可以把做好的演示搬到网页上,方便传播。

然后,再回来吐槽那本书。

之所以去买也是冲动,觉得Processing这东西好玩儿,觉得有必要买一本纸质书作为参考什么的。虽然买之前,看到豆瓣上有人评论说很基础,也做好了白买前半本书的心里准备,但拿到书一看之下,受骗之感还是油然心生,这分明只能算是一本向文科生介绍一下Processing的小册子,连使用手册都算不上。

若是仅此也就罢了。

我之所以能只用40分钟把这本二百页的书翻完,不仅在于它内容的简单,更在于作者毫无保留的凑字与蛮占篇幅行为。

凑字感,是谋杀阅读的利器。

我不明白,介绍数学库里有sin函数,干嘛要扯到说它是“初等数学中的一种超越函数”?我不明白,提到传感器,干嘛要摘抄一大段国家标准中的定义出来?

我也不习惯,代码的行间距比正文还大,这比我写实验报告撑篇幅还要放肆。

该书有着一个毫无诚意的厚度,还有着一摞毫无诚意的内容,却有着一个需要诚意价格。

说钱怕是俗了。不怕。

作为一个感到上当受骗了的消费者,真的是很无奈。

然后,从这本书和我看到的许多程序员的博客,以及对一些美工的了解来讲,程序员和设计师的世界离得还是太远了,在我们国度尤甚。

具有艺术感的画作和健壮高效的程序,还在两个维度。

或许,让这个世界再美好一点,需要的是,文艺的程序员和硬汉的设计师。

为眼睛送福利

有这样一个软件,F.lux,它的作用,说得技术一点,就是自动调节你电脑或者手机屏幕的色温。

据说,显示器的色温设置都保持和太阳光一致,然而人眼对于色温的适应却有着昼夜节律。整晚面对着一块闪耀着正午阳光般光芒屏幕,不但令人很快视疲劳,还会影响睡眠。

F.lux会根据时间结合当地日落时间,自动调节屏幕色温,以保护保护眼睛。

具体的介绍在这里。

软件是免费的,跨平台的,甚至还有IOS版的,下载都在4255165489。

色温似乎是个很微妙的物理量,很多人会忽视它。

大多显示器都可以调节色温,不过一般只有两个选项:6500k和9300k。前者给蓝眼睛欧洲人用,后者给黑眼睛亚洲人用。

水货手机的屏幕相比国行得偏黄也是这个原因。这里有一篇帖子,讲述了当事人的求知过程。

其中提到了两个原因:瞳孔颜色不同,和生活环境色温不同。个人觉得,前一个原因其实是后者的结果,因为所处环境的色温不同,才进化出了不同的瞳孔颜色。

其实,说了半天,保护眼睛,还是应该从远离电脑做起。。

我的Google Reader阅读习惯

今天翻看Google Reader时,无意中发现在“趋势”一项中可以查看自己阅读情况的统计信息。

其中的一些信息很有趣。

首先是“每日动态”,就是我一般会在什么时候读Google Reader:

 

很显然,早上10点之前,我几乎是不会去读它们的,因为这些时候,我要不是在上课,就是在睡懒觉。。。

晚上6,7,8点是阅读的高峰,这是一天中比较闲的时候,比方说现在,往往在这些时段我会把积累了一天的未读条目浏览或者标记为已读。

由于学校weekdays晚上要断网,所以11点以后看reader的就不怎么高了。

可以看出,我所订阅的那些同学大多也不是早起的主儿,早10点到晚10点更新比较繁忙,1点又是一个高峰,个人感觉这个时间段更新的内容应该质量较高,而且大多应该来自个人博客,而非新闻站等。

接下来是“每周动态”:

我惊奇的发现,阅读数量频率最高的日子居然不是周末,而且周日基本甚至是最低的一天,对于这一点我的确难以解释。

而周二明显低于平时是因为在这一天我有着满满的一天课,从早8点到晚9点半。。。不过情况下周会有所改善,谢天谢地。

再看发布条目的分布,看起来周三似乎是不寻常的一天,较左右都明显低出一截儿。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我订阅的大多都是些个人博客或是半业余站点,在周三这个主业工作比较忙的日子,怕是不少人没空去更新了。

Google Reader还总结了我的阅读趋势。

它告诉我,我的已读条目第一名是爱范儿,一个关注掌上设备与软件的多人博客。大概是因为它的文章特别多吧,其实很多文章我都是直接标记为已读的。。。

已点击条目的第一名是读书马上,这个应该是因为它不提供全文输出,所以我每次都要点开网页才能看文章或是把文章发到kindle去。

加星的第一名LinuxToy,大概是因为现在已经基本不用linux了,所以看到介绍Linux下的软件或是技巧一般只能加星标记方便以后查找,而不能马上动手一试了。

好了,写这些,主要是为了好玩。或者说,从数据中寻找存在感吧。

自己无意间做的一系列小事,天长日久被默默记录下来,然后有一天清晰呈现在眼前,一种被关注关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可能算是这个信息时代对平凡的人们的又一点恩惠吧。

同时也是警醒。(好在程序员是不理会warning的==)

前些天在爱范儿上看到了一份不寻常的个人生平总结。用图表展示了当事人(一位大牛)过去二十多年生活中的种种数据:收发邮件的时间和频率,敲键盘的时间和次数,日历项打电话的多少,开会写作的时间等等。

我想,那么是不是,如果将每一天都记录下来,数据或文字,自动或手动,就可以 Make Every Day Count 了?

6308726271

13岁的郑博文小盆友还在念初一,他常写博客,他读毕淑敏,他崇拜乔布斯,他使用kindle,是个promising的小朋友。

他还热爱计算机,自己动手做过一个不是很方便使用的kindle3输入法,也做过一个简单的IOS应用,真是个不简单的小朋友。

然而,更加耀眼的是,他已经开始站在百度的开发者大会的讲台上,对着众多开发者侃侃而谈他的开发理念了(视频在此)。

可是我看了这段视频之后的感觉是,演讲的技术和台风简直炉火纯青。但,就算无视他的年龄和阅历,只看他的开发经验,也不足以此来谈什么需求创造应用,极简主义尔尔,更何况这本身也是烫剩饭而已。起码如果作为一个听众的话,我,显然不会是来听他讲这些的老生常谈的。

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成熟甚至是老成,这或许是他希望,更可能是一些人希望他,所表现出的。可是,这有意义吗?

一个上初一的孩子张口闭口谈的是苹果的成功经验,需求创造应用,甚至是互联网行业发展的趋势大潮。我不相信,他所说的所有这些思想是一个13岁孩子所能理解和驾驭的。若真如此,我只能说,太可怕了。好在在看了他的博客之后,我放心了。

可这是何必呢?13岁的小小开发者在做着在他这个年纪看来很酷的事情,起码我从他博文中可以感受到:他享受这样的过程。这本身不就很好吗。好吧,就是那个乔布斯说过:过程就是奖励。不是吗?

他正处在学习的年龄,他也真的还有很多需要学习,他还需要形成自己的思想,拥有自己的观点,做些尝试,摔些小跤,然后迎来成就。

何必急于辉煌?

我当然不是在喷这个孩子。我也觉得他9728401880。

我们有一次看到了,造星是多么的轻而易举,将一个很出众的孩子推向过度的赞誉与非议,这也许是次常人无法拥有的成长经历。但,我更担心他最后仲永了。

6192358745

就在刚才,人人网上疯传 Youtube,FaceBook,Twitter 等一干长期罚站墙外的网站已经解禁了。许多人都马上尝试访问,发现果然不假。

是的,可以访问了,油管可以看视频,推特可以发推,脸书可以加好友,打开 Google Plus 还看到早早圈的三个人今天终于回圈我了。

我不信。上饭否搜索,发现结论是校园网可以,公网继续。

作为一个GoAgent的长期用户,我表示这没什么,你们看你们的64你们的naive吧,我早就熟谙了,不跟着你们一起欢呼了。

好吧,诚然,墙开一面,就算是暂时的,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这是教育网。

搜google不会被reset了,查wiki总算稳定了,可以用facebook和海外的同学联系了,可以直接fo外国的明星了,这很好,这本来就是我们应得的权利。

我承认我刚会翻墙的时候,也搜过六十四,很长一段时间看过不少阴暗的文章。正像某人总结的一句话:“新闻联播,一团和气;翻墙上网,革命前夕。”

但,信息自由传播的意义不在于:今天,我看到了你过去不允许我看的东西,今天,我看到了20年前坦克压死平民,然后我爽到了,我觉得这很酷,就像穿着切格瓦拉的Tshirt一样。

当然,也可以想像一些孩子点了些疯传的链接后,世界观开始游移,但这之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我觉得,组织是不会给足时间的。

除非,你花功夫学学翻墙先。